“阴性艾滋病”网络疯传


[ 时间:2011-04-09 | 作者:网友 | 来源:无 | 浏览:1804次 ]

    近日,一些网络论坛出现所谓“阴性艾滋病”的网帖,发帖者称感染不明病毒后出现类似艾滋病的症状,但血液检测HIV却呈阴性。这一时引发广大网民热议和媒体关注。


  “阴滋病”初现
  2009年6月
  陆续有自述疑似感染“阴性艾滋病”的人群向卫生部反映称自己出现了类似艾滋病急性期症状,认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或未知病毒。卫生部对该人群反映的问题高度重视,立即组织有关机构积极开展接访、调查和咨询等工作。
  2009年7月
  中国疾控中心开始启动相关调查工作,但因涉及隐私以及匿名原因,未能完全摸清该人群情况。
  两次调查:艾滋病抗体检测阴性
  2009年9月-2010年1月
  中国疾控中心专家通过网络与该人群取得联系,并招募了59名自愿接受调查的“自述疑似艾滋病感染者”进行了第一次调查。调查结果表明该人群艾滋病抗体检测均为阴性,未检测到相关致病病原体,缺乏新病毒或未知病原体感染的证据。
  2010年1月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为此成立了“自述疑似艾滋病”课题研究组,并组织全国59名病友到北京地坛医院进行临床体检。有42例自诉在出现症状前有过高危性行为,6例有过与艾滋病感染者一起吃饭或有过手术史等经历。北京地坛医院作出综合诊断:“该组人群多数无明显器质性病变,少数生化检查异常者,亦与其主诉的临床症状不相符合。从躯体症状和神经症性症状两个角度进行评估,考虑主要为精神因素所致。”
  2011年1月
  中国疾控中心又把59例样本送到美国的实验室进行检测,截至3月30日已做1/3样本,均未发现新病毒。该实验室能监测到的1.5万种病毒全部为阴性,且没发现有新病毒。
  2011年2月下旬
  在疾控中心调查的基础上,卫生部在北京、上海、江苏、浙江、湖南和广东6省市再次进行系统的流行病学调查,初步结论是:排除艾滋病感染,没有证据表明该人群所述疾病具有传染性和聚集性,没有临床、实验室和流行病学证据支持这种人群所述疾病是一种传染性疾病。
  “阴滋病”网络盛传
  2010年4月
  香港某媒体巨幅报道“惊世阴滋病”,称患者感染“阴滋病”后,会出现淋巴肿胀、皮下出血、舌苔生绒毛等症状,更可怕的是无法根治,而且连传染病专家亦对该病毒毫无头绪,但病毒却不断扩散,现时至少有六个省市发现该病毒,患者多达数千人。该报道刊出后,很快就被上传至微博,不到半天时间已经有约千条转发。
  至此,“阴滋病”事件在网络上开始盛传。更多网友则持有怀疑态度,希望相关部门能够给出合理的解释,避免恐慌情绪进一步蔓延。
    [病友说法]——我们是不明病原体感染者
  “淋巴肿胀、皮下出血、关节离奇作响及疼痛、舌苔生绒毛、迅速消瘦、全身乏力、盗汗……”这些正是林军以及他的“病友”自述疑似感染“阴性艾滋病”出现的症候群。近两年来,林军已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多家大医院看过,虽排除感染艾滋病,但因无明确诊断,故未“对症”治疗。于是,他和“病友”就通过QQ群、论坛、微博等方式交流病情,并呼吁社会和政府重视这种“神秘病毒”。
  “‘阴性艾滋病’是有关媒体的误导,我们是不明病原体感染者。一些媒体(报道)我感觉有点过头,会引起社会不必要的恐慌。”林军说,经多次检测后已不再担心艾滋病,而是怀疑感染了“不明病原体”。林军自己将所述疾病称为“一种能渗透到白细胞分子细胞里的病原体”。但至今没有一家医院给病友下过这样的结论。
   【专家说法】——尚未发现艾滋病病毒变异  更多源自精神因素
  蔡卫平——并非感染艾滋病
  广州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卫生部艾滋病临床专家组专家蔡卫平称,“目前,基本上不存在抗体检测不到的情况,虽然有极少数人某一次检测不到,但那与自身免疫能力有关,并非永远检测不到。”
  李太生——该人群并无真正医学意义上的体征
  卫生部艾滋病专家咨询委员会临床组组长、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医师李太生表示,“医学上,病人主诉很重要,但一定要有真正的体征,但是看不到他们有真正医学意义上的体征。”,“只要是传染性疾病,早期或是发病期,都会有体征表现,一些人自称有低热、乏力、体重下降、口腔溃疡、腹泻、淋巴肿大等特征,但经过检查,很少能真正称为医学体征。”
  国内艾滋病治疗领域的权威专家桂希恩、李太生、时代强也表示,“这个人群所主诉的症状,并不构成医学意义上真正的症状。”
  李兴旺——心肝肾脾胃未见异常
  曾为59名病友进行临床检查的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中心主任李兴旺说:“每一种病毒,都有一个攻击目标,损害心肝肾脾胃。从检测结果看,这些自称患‘阴性艾滋病’的病友,心肝肾脾胃都没有异常。”
  梁连春——未发现新的艾滋病病毒
  针对网民“是否存在新的艾滋病病毒”的疑问,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梁连春表示,检测未发现艾滋病病毒的变异。
  曾光——“恐艾”源自精神因素
  国内流行病学专家曾光在接受采访中表示,从2009年牵头开展关于“恐艾人群”的调查开始,曾选择国家最权威的参比实验室对其进行检测,结果显示统统都是阴性,梅毒检测也统统是阴性,CD4也正常。医生检查发现,他们所说的症状和检查结果完全不同,虽然叫得很响,但很多(症状)临床都查不出来。
  精神科的医生通过专业的量表检测,证实大多数人的精神都有些问题,在面对不利事件时缺乏化解能力。专家表示,严重的焦虑症、幻觉、神经调节障碍等都是会出现的,觉得关节响、肚子响。
   [官方说法]——只是恐艾症状  没有未知病毒
  根据疾控中心的调查,在网络上经常参与相关讨论交流的“自述疑似艾滋病感染人群”有1000余人,因匿名原因,这些人的基本情况不甚清楚。
  近日,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北京、上海、浙江、湖南、江苏、广东六省市已开始流行病学调查,分析具体病因。
  纳入流行病学调查的各省疾控中心在多个地方采集的五十九个患者血液,已送往美国的化验室进行检测。
  广东省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所所长林鹏在接受采访时还表示,样本检测表明,不可能是艾滋病。
  卫生部新闻发言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透露,“阴性艾滋病”只是恐艾症状,根本没有什么未知病毒。卫生部将统一发布调查结果。
  综合两次调查结果,卫生部专家认为,目前可排除该人群感染艾滋病病毒,也没有证据表明该人群所述疾病具有传染性和聚集性,没有临床、实验室和流行病学证据支持该人群患有某种传染性疾病。

关键词: